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驾照买分卖分北京1分100元外地9分60

2018-10-30 11:37:24

驾照买分卖分:北京1分100元 外地9分600元

原标题:法规处罚力度加大买分卖分现象能否根除

“北京地区的驾照收购价为1分100元,外地驾照一般是9分600元,这就是现在的行情。”在北京某交通支队服务大厅门外,一位从事机动车违章“代扣分”的中介告诉中国青年报。

2013年年初,公安部施行了新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一年多过去了,新规施行的效果如何?一些一线交警告诉,新规对驾驶者的规范驾驶要求更加严格,违章处罚的力度和范围比过去大了,行驶过程中稍不留心,很容易因违章被罚款、扣分。

在新规中,道路交通违法由过去38项,增加到52项,而且处罚力度也加大,以“闯红灯”为例,一次就将被扣6分。这意味着,按照驾驶人一年拥有12分的“额度”计算,闯两次红灯就要接受7天的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和相关知识学习,学习完后,还要申请相关考试。

因此,那些将被扣满12分,或者已经达到12分的驾驶者,就动起了“消分”的念头,一些不法中介或者个人从中牵线搭桥收取差价,由此出现了替违章者“铲分”、“代扣分”的“买分卖分”现象。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副会长王丽梅表示,“代人受过”的做法,减弱了交通法规对违法行为的惩戒威力。其次,买分卖分的行为本身也是违法的。

针对屡禁不绝的“买分卖分”现象,公安部交管局方面表示,公安部将继续指导各地公安交管部门进一步完善交通标志标线和监控设备、规范违法认定和处罚标准、打击非法中介遏制“买分卖分”现象。

“本本族”:有本无车,有“分”可图

在新规征求意见的时候,各地民对新规提出了“一箩筐”的建议。北京开出租车的王宪(化名)说,当时他曾提出,北京很多路口的交通指示灯存在安装不合理现象。王宪从事出租车运营30年了,用他的话说,北京的犄角旮旯,他都门清。因为自身职业与交通的关联程度高,他受新交规的影响为直接。

“比如说,有的十字路口指示灯太多,分不清那儿是那儿;有的交通灯安装的位置逆光,阳光强的时候看不清颜色。”因为看不清交通指示灯,去年夏天,他在朝阳区国贸桥附近一个路口闯了红灯。

过去闯红灯就罚3分,但按照新规则要被扣6分并罚款200元。如果某一次因为闯红灯扣去6分,剩下的时间就悬了。王宪说,方向盘就是饭碗,学习7天,就等于一个月白干了。

为了免除扣分的处罚,王宪曾请了一位没有被扣过分,并且驾照马上要到年检期的朋友替自己扣了分。

在一家电视台工作的徐蕾去年也买了车,还是新手的她对于很多交通规则和标识不清楚,几个月下来,她已经连续违章了几次,如果按照新规要求,她早该重新学习了。而事实上,徐蕾并没有被扣满12分,原因在于,徐蕾的父母也都有驾照。但父母年龄大了基本不开车,前几次扣的分都是用父母的驾照。

在北京上大学的李念在大二的时候就考取了驾照,但一直没有车。他曾经收到过中介询问是否卖分的短信。“过去一分50元,现在100元,加急的120元。”中介也管他们叫“本本族”,看中他们有本无车,有“分”可图。

“新规处罚的范围和力度大了,这也使得一些驾驶员对买分卖分有了很强的需求。”王丽梅认为,买分卖分是一种畸形市场行为,是违法的。

在她看来,通常买分者与卖分者之间并不认识,也不知道对方有需求,交易是通过中介牵线搭桥的,价格也完全由中介操作,因此,遏制“买分卖分”关键的环节是遏制中介的存在。

买分卖分背离制度本意

这些替人铲分的中介都集中在那儿?中国青年报走访了北京市多家交通支队和执法站查询。在北京某交通支队服务大厅门外,看到很多“买分卖分”的中介。

对每个进出服务大厅的人,这些中介都会上前询问是否需要买分或者卖分。一位中介就询问,买分还是卖分,他说:“买分的话,6分850元,其中包括200元的罚款;如果卖分的话,一本驾照多可以卖9分,800元。”

其中一位中介还递给了一张名片,表示常年在此,可以随时买分或者卖分。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看到3位前来处理违章事宜的驾驶者与中介进行交易。

这些中介告诉,他们能区分出来卖分者和买分者。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此前表示,“买分卖分”背离制度本意,充当“买分卖分”的中介,实际上“交易”了法律规定的行为。

其实中介也清楚自身的违法行为,在招揽生意过程中,这些中介始终站在服务大厅的院外,一旦前来办理违章的驾驶者步入院内,他们就会停止纠缠。而门外也有交通支队提醒驾驶者不要相信中介的警示牌。

服务大厅内,每个违法处理窗口,也有提醒驾驶者“买分卖分”是严重违法行为的告示。

一车多人使用的现实也给中介提供了买分卖分的空当,一个中介告诉,他经手的“代扣分”生意中,有一辆车两个月内违章了四五次,他每次都用不同的驾照为车主代扣罚分。

对于一辆车同时可以用多个驾照销分的漏洞,公安部交管局去年也做出了规定,利用重点人员监控数据库,重点打击非法代理和买卖分行为。据了解,按照此处理程序,武汉市交管局规定:三本以上驾照一年内为同一非自有车辆销分,从第四本驾照开始,会被纳入“分贩子嫌疑人名单”,同一本驾照一年内为3辆以上非自有车辆销分,也会被纳入“分贩子嫌疑人名单”。

王丽梅认为,这么做可以减少冒名顶替,同时,也要禁止车牌买卖,因为限购政策下,摇不上号的人会花钱租用别人的车牌,用别人的指标买来的车,行驶本也是别人的名字,处理违章的时候,也会造成行驶本和驾驶本不一,增加交通安全隐患。

如何根除买分卖分现象

现实中,处理违章分为现场处罚和非现场处罚。现场处罚时,交警可以对交通违章者进行现场罚款、现场扣分;而一些交通违章则无法进行现场处罚,比如长时间违章停车、闯红灯、超速等等。

“这些被电子监控设备拍下的违章车辆有时拍车不拍人、抓车不抓人,有时拍车前牌,有时拍车后牌。因此,难以做到罚当其人、罚当其事。”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张长青向媒体分析。在他看来,由于无法核实车辆违章时的真实驾驶者,所以给中介提供了代扣分的可能性。

所以,王丽梅建议,在完善交通标识的过程中,对于电子监控设备也应当更新,使其在技术上能够做到罚当其人。

公安部交管局有关负责人也表示,为遏制“买分卖分”现象,将加强内部管理,进一步完善交通技术监控设备,准确采集驾驶人图像等信息,加大对违法图片的审核力度,核实前来处理违法的驾驶人和违法当事人是否一致,以此杜绝非法中介“顶包”等现象,加大对交通违法处理窗口民警和聘用人员的教育、管理力度,严格按照有关程序规定处理交通违法记分。

在此背景下,很多地方开始安装高清摄像头,据媒体报道,武汉市公安交管局日前利用全市2000多个高分辨、高识别视频探头启动针对“开车打”等交通违法行为的整治行动。报道说,这些摄像头“有的画面非常清晰,可辨识驾驶员人脸,即便是车辆前窗贴了反光车膜,也能看清驾驶员举动”。

有评论认为,所有城市的街头巷尾都换装成高清摄像头会耗费很大成本,也不实际,现阶段城市的很多基础设施都需要完善,首要职责是提升公共交通服务水平,使大多数人得益交通硬件改善带来的便捷,而不是把财力、人力都用来抓拍违章车辆的人脸。

在业界看来,技术上的更新需要时日,即便更新了监管设备,也不代表就能百分之百减少人为顶包的状况发生。设备只是为监管服务的,照不清脸不是买分卖分存在的理由,现实中,可以增加一些违章细节的询问和身份核实环节,此外,监管者自身也需要监管,懒惰、玩忽职守更损害公信力。

事实上,一些地方的公安交管部门已经意识到从自身找原因了。近日,长春市公安局交管部门表示,将严肃纪律,坚决阻断队伍内部与非法中介的利益链条,对勾结非法中介人员办理业务实行“零容忍”管理措施,严肃整治非法中介人员违法销分、制假贩假、欺诈群众等不法行为。

原标题:驾照买分卖分:北京1分100元外地9分600元

稿源:人民

作者:

棋牌游戏平台代理
二手储罐价格
护栏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