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揭秘北京乞丐村男子靠乞讨在北京买两套房

2018-12-07 04:05:57

揭秘北京乞丐村:男子靠乞讨在北京买两套房

揭秘北京乞丐村(1/3张)

原标题:金顶山乞丐村“人去屋空”

本报讯(李铁柱 摄影袁艺)位于苹果园地铁站西北侧的金顶山村曾是北京着名的乞丐村,由于距离地铁站较近加上房租便宜,很多乞讨者在这个村的“西山坡”租房居住。近日北京青年报在金顶山村探访发现,乞讨者早已退租离开此地。从去年北京地铁票价上调开始,乞讨者的生意就越来越难做,而随着《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正式实施,执法队开始严查地铁卖艺乞讨等行为,加上有关部门的“定期清理”,乞丐村这个称呼也将成为历史。

多时百余人聚居如今村里难见乞丐

从地铁苹果园站出来,向北走过七弯八拐的胡同步行大约400米,很快就可以到达金顶山村。这个并不大的村庄被清晰地分为两块,山下一块,山上一块,村民更多地把山上的村子称为“西山坡”。从山下的村子向山上走去,一排排低矮的平房七扭八歪地排列在狭窄的道路两边。

因为距离地铁站较近,加上房租便宜,曾经有很多乞讨者选择在山上租房居住。多的时候,山上住了100多名乞讨者,他们中有五六岁的孩子,也有60多岁的老人,来自河南、河北、甘肃、四川等地。因此,也有很多人把这里叫做“乞丐村”。

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些租住在山坡上的乞讨者等早高峰过去,就换上乞讨用的衣服,带上小喇叭、音响等乞讨设备,成群结队地走到地铁苹果园站,刷卡进站,开始一天的乞讨。到了晚上11点多,他们又陆续从城市的各个角落回到租住的山坡上,周而复始。

“以前在这里经常可以看到乞讨的人,但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了,你可以到山上去看看,也许还能碰上几个。”在村子里住了很长时间的老李说,以前山上住了很多乞丐,每天早上9点多开始,他们便一群群地从山上走着去苹果园地铁站,到了晚上再回来。“但从去年开始好像就越来越少了。”两年前来到这里时,村子里很容易就可以看到平房前晾着的被子和乞讨用的衣服,院子里放着乞讨用的喇叭和音响,如今,这些基本上都看不到了,“感觉一下利落了不少。”老李说。

目前金顶山村的一些山下平房正在被拆除,有不少人正在忙着施工。沿着狭窄的街道向山上走去,道路两边堆满了各种生活垃圾,不时散发出阵阵恶臭,路两边的墙上到处张贴着“房屋出租”的小广告。街道上人很少,村子显得异常安静。“西山坡”上低矮的小平房依然存在,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一道已经锈迹斑斑的铁栅栏将路拦断,无法再继续行走。

地铁乞讨者已减少

乞丐们都去那儿了

近日,北青报先后在地铁1号线、5号线和八通线进行探访,虽然还是能够遇到一些乞讨卖艺人员,但和此前的“频繁出现”相比,乞讨者已经少了很多。

轨道交通执法大队副大队长李海涛对媒体表示,专职执法队在地铁内的巡视对乞讨卖艺人员还是有很大的震慑作用的,目前乞讨、卖艺、发小广告等现象有明显减少,“我们发现一位‘乞讨者’,走路看起来明显有些不利索,一瘸一拐的,可他发现我们是穿制服的,一下子嗖地就跑了,跑得比谁都快!”

由于执法人员人数有限,一些乞讨者尽管知道“严打”,但依然在打游击。还有一些来京“单干”的乞讨者对于新的政策规定并不清楚,“平常也不看,不知道要严查。”一名双腿残疾的乞讨者对北青报说。

据媒体报道,近日南京地铁车厢内年轻女子带儿童乞讨现象增多,仅5月以来当地地铁警方就接到此类报警15起,微博线索38起。根据当地警方调查,这批由年轻女子组成的地铁“职业乞丐”来自甘肃岷县,集体组团来南京乞讨。北青报此前调查发现,在北京地铁车厢内“带娃乞讨”的女子也大多是来自甘肃岷县的老乡,随着北京出台禁止在地铁乞讨卖艺的相关规定,“乞丐团”是否出京南下另谋生路,目前尚无定论。

此外,除了各个地铁站,市区内常见的拥堵路段、两大火车站现在依然能够看到乞讨者的身影。对于乞讨者离开金顶山村之后的去向,和他们打过多年交道的刘女士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北京这么大,他们总能找到家。”(李铁柱 摄影袁艺)

责编:传媒

成都民间借贷
二手化工设备
空调降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