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石家庄市委书记环境治理主动和被动完全不一

2018-11-05 10:01:15

石家庄市委书记:环境治理主动和被动完全不一样

2月17日,石家庄第二次集中拆除水泥企业的爆破现场。本报雷汉发摄

2月16日下午,河北石家庄满天雾霾,PM2.5和PM10监测指数几近“爆表”,一行行驶在西柏坡高速上,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

从石家庄市区到平山县西焦村半个小时的车程,沿途集聚了大大小小的水泥企业数十家。我们采访的站,是平山县恒达鑫水泥有限公司。这家企业正是石家庄第二次集中拆除水泥企业的爆破现场。公司院内,10多位消防战士正在为17日的爆破做的演练。

“都是自己一砖一瓦盖起来,就像自家的孩子,谁不心疼!但大伙还是认可这个拆除的,虽有损失,但也要服从大局啊!”说这话时,恒达鑫公司总经理仇宪法的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伤感。不过,这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还是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和攀谈起来。

从企业规模到职工安置,以及后续发展,采访很顺利。采访即将结束,仇宪法特意让以水泥料仓为背景给他照相。16个小时后,在爆破的巨响里,仇宪法身后的料仓将化为一片平地。

一位当地干部告诉,拆除这35家水泥企业,业主有犹豫,有观望,但还是签了拆除协议,老百姓也没有“堵大门”,整体进展比较顺利。

抓补偿:

政府能承受

企业能接受

社会能认可

为鼓励淘汰过剩水泥产能,当地制订了详细的补偿和奖励标准:对有生产许可证水泥粉末企业按每万吨17万元补偿,对料仓根据体量大小分别补偿1至5万元拆除费,对直径3米以上矿粉磨按每万吨产能补偿12万元

因为补偿款的事,郄健雄近没少往平山县城跑。郄健雄是河北西柏坡建材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所经营的这家水泥公司是石家庄市批被拆除的企业。

“我们企业总投资大约4000万元,这些钱有从银行贷款的,有工人集资的,还有大家从亲戚朋友处筹借的。”除了爆破前已经到位的首批500万元补偿款,郄健雄还在等待剩余补偿款。

郄健雄告诉,企业拆除后,价值1000多万元的土地资产不会有损失,再加上此前的500万元补偿款,算下来大约还有2000多万元的缺口,“希望补偿款全部到位后,终别让我赔了吧……”

郄健雄的纠结和担忧,代表了大多数被拆水泥企业的想法。不过,这些企业实际情况千差万别,规模、效益都处在动态变化中,而且设备新旧程度不一、债务和资产情况十分复杂,想要算清这些新老“账本”,让每家企业都获得满意补偿,显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我们的一个总原则,就是要努力做到政府能承受、企业能接受、社会能认可。”石家庄市副市长郝竹山说。

尽管石家庄市各级干部对于这个15个字的原则都熟稔于心,不过在具体操作中还是遇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对此,鹿泉市工信局局长张振平感慨颇深,“尽管做了耐心细致的工作,即便是当初已经谈好了,也未必就能顺利执行,有少数企业甚至在爆破点装上炸药后又反悔了。”

今年2月10日,鹿泉市委、市政府通过了《关于淘汰水泥行业过剩产能推进企业转型升级的意见》,并以红头文件形式下发全市。

在这份《意见》中看到,为鼓励淘汰过剩水泥产能,当地制定了详细的补偿和奖励标准:经河北省建材设计院认定后,对有生产许可证水泥粉末企业按每万吨17万元补偿,对料仓根据体量大小分别补偿1至5万元拆除费,对直径3米以上矿粉磨按每万吨产能补偿12万元等。此外,鹿泉市还对规定时间内签订协议并按约定时间拆除完毕的企业,给予每台磨机100万元不等的奖励。

“鹿泉的24家拆除企业,我们基本上是逐个见面、介绍政策,充分调研、征求意见,光这个《关于淘汰水泥行业过剩产能推进企业转型升级的意见》的初稿,前前后后修改了不下15次。”张振平说。

在鹿泉、平山两县调查采访时了解到,首批补偿已基本发放到位,累计市县两级财政需筹集10.7亿多元。“石家庄市级财政准备了3个多亿,鹿泉、平山两地财政筹备了7个多亿。下一步,我们还要积极争取中央及省级相关资金。”郝竹山说。

对于财政资金并不充裕的平山、鹿泉而言,这笔额外支出并不是个小数目。据了解,平山县财政收入2012年约为20亿元,2013年为16.06亿元。“今年平山定的财政目标是18亿元,是不是能完成,还是个未知数。总的来看,有很大困难。”平山县一位干部说。

妥安置:

解除用工合同前

须缴清所有费用

为了切实保障职工利益,石家庄及鹿泉、平山两级政府多次召开协调会,要求企业必须在与职工解除用工合同前缴清所有费用

在石家庄市调研采访发现,被拆除的35家水泥企业中,除小部分企业存在一些问题外,大部分企业都能较好完成职工安置,整个过程也远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复杂。原因何在?

在河北西柏坡建材有限公司,生产高峰时有工人1150多人,现在除了几个工人留守外,其余全部放了长假。“将来要是有好的项目了,还可以把那些技术好、信誉好的工人再找回来。”郄健雄说。

平桥水泥厂是平山县早的几家水泥企业之一,厂长任锡生告诉,平时厂里有90多个工人,去年底停产后,工人就基本走光了,“前几年水泥行情好的时候,厂里也有来自山西、甘肃的工人,这几年基本上都招聘当地村民。”

平山县工信局经济运行科郭立军介绍,平山县拆除的19家水泥企业涉及1200多名职工,凡是签订劳动合同的,均严格按照合同约定进行补偿。“还有一部分职工牵涉到养老金等问题,县里要求该缴的部分必须缴清后,才能发放补偿款。”

平山县的当地水泥企业中,大多数岗位属于重体力岗位,企业中女工少、男工多的现象普遍存在,他们的年龄位于30至45岁之间的偏多。为了切实保障职工利益,石家庄及鹿泉、平山两级政府多次召开协调会,要求企业必须在与职工解除用工合同前缴清所有费用。不仅如此,当地还对一部分涉及“粉尘”岗位的职工,在解除合同前进行职业病体检。

与民营企业不同,一家名为铁狮建材的水泥企业正面临着职工安置难题。这家正在改制中的老国企,前身是河北省沧州建筑材料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从沧州来鹿泉建厂,企业效益好时国企职工身份的工人有2000多人。因为减产,一部分工人目前每月只能上20天的班,而多达数百人的退休职工也面临社保金交不起的尴尬境况。

“当年效益好时,挣的钱比县长还多呐……”铁狮建材有限公司退休职工梁合申告诉,因为是从沧州异地建厂,很多老职工的户口至今还留在沧州,社保、子女上学等问题至今悬而未决,如今面临彻底停产的遭遇,将来何去何从是大家伙关心的,却也是无奈的事。

在“多方拉锯”中,梁合申和他的老工友们还在艰难地守候着,他们希望有一天会出现转机。“我们也在想,这里有230多,也许那一天会有一家有实力的企业进入,把大伙的就业、养老等问题都解决了。”

了解到,目前石家庄市正在与沧州市有关单位深度沟通,希望能妥善解决铁狮建材公司这一个案。

除直接影响在水泥企业就业的4000多名职工外,更多受到影响的是水泥行业上下游企业,涉及人数不下上万人。以鹿泉为例,当地水泥行业形成已有50多年,当地人的生产、生活方式大多围绕着水泥产业,运输、餐饮、机械、纺织等行业发展大多依附在水泥产业之上。

“拆除水泥企业只是个开始,思想认识上的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郝竹山说。

建机制:

有决心

更要方法对路

“主动做和被动做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让石家庄市委书记孙瑞彬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县乡干部正在主动改变观念,越来越多的企业主接受、认可了国家的治理政策

“这次石家庄市拆除35家水泥企业,实际上是根据国家战略部署,结合石家庄本地发展实际而作出的决策。”在石家庄市长王亮看来,水泥行业发展涉及眼前利益和长远发展的博弈,涉及局部利益和整体布局的调整,拆除水泥过剩产能,是为了给新兴产业腾出发展空间。

决心有了,还需要选对路子。郝竹山告诉,从去年7、8月份起,石家庄市就开始谋划如何拆除水泥过剩产能的问题。“从停产到彻底拆除,我们觉得其间需要一个适应期,就好像刹车一样,必须有个安全距离,刹得太急了,就容易翻车。”

“这些企业都不在国家淘汰序列中,能正常生产,每年都在环保上投入资金和设备,一下子让他拆除,需要一个过程。”郝竹山坦言,拆除难度确实很大,但必须彻底断了他们的念想——“如果不拆,‘二次创业’的动力就不足。即便是淡季,这些小水泥企业也能挣上个百八十万,这个时候你让他们去二次创业,他们会吗?”

郝竹山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2007年鹿泉市曾集中拆除过30家企业的水泥立窑。之后,当地银行贷款量有了大幅增长。“这说明企业真在考虑新项目问题了。这也给我们一个启发:政府通过搭台,把传统高耗能高污染企业逼上了‘绝路’,他们才会真正去创业!”

根据石家庄市大气污染应急预案,每年11月15日至次年1月15日的供暖期内,部分工业企业要停止生产。借助这一有利时机,石家庄市委市政府充分考虑历史、现在和将来的基础上,对鹿泉、平山两地分别出台了拆除水泥过剩产能的指导意见,打响了化解产能过剩、防治大气污染的攻坚战。

“刚开始,我们一线的基层干部内心里也有不理解,跟着这些企业一路风风雨雨走过来,拆一家,税收就减少了一家。虽然腾出了一些土地,但在招商中,即使给了优惠政策,也无人问津。为什么?根本原因就是环境差。”鹿泉市发改委大项目办主任封登云说。

“主动做和被动做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让石家庄市委书记孙瑞彬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县乡干部正在主动改变观念,越来越多的企业主动接受、认可了国家的治理政策,尽管政府给予的补偿远远不够弥补他们的损失,但他们依然给予配合和支持。

原标题:石家庄市委书记:环境治理主动和被动完全不一样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医药中间体
深圳搬迁
养森瘦瘦包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